最新研究:对于≤3cm的肝移植前患者,热消融或TARE比起TACE更高的CPN率有关

      |      2022-12-15 14:52:14

一篇发表在American Journal of Roentgenology杂志上的研究发现,比起使用率最高的TACE,患者肝移植(LT)前接受热消融或TARE(经动脉放射性栓塞)与CPN(完全病理坏死)的可能性更高相关。

对于接受肝移植患者TACE使用率更高

肝细胞癌(HCC)是LT的第三大常见适应症。多种局部治疗(LRTs)用于等待移植的HCC患者。LRT治疗HCC疗效的一个标志是CPN,被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定义为“在放疗或化疗治疗后的手术或活检中切除的组织样本中缺乏所有癌症迹象”。一项研究发现,与无CPN患者相比,HCC放疗后的CPN患者,5年复发风险较低(2% vs 18%),5年无复发(73% vs 56%)和疾病特异性(99% vs 86%)生存率[3]更好。

历史证据表明,热消融治疗可实现早期HCC的高CPN率。然而,多中心研究表明,比起消融术HCC治疗更倾向于TACE,TACE的中心特异性使用率为53-80%,消融为13-21%。TACE比消融的更高利用率可能导致不同中心CPN的不同发生率。该研究的目的是确定患者、HCC和移植中心特征与CPN率相关,基于一个大样本的肝移植后HCC测量≤3cm的患者。

患者和HCC特征与CPN的关系

在研究期间,6265例小于3 cm的HCC行LRT后再行LT的患者中,69.5%(4352例)行TACE, 19.4%(1217例)行热消融,11.1%(696例)行TARE。在外植体评估中,23.5%(1475/6265)的hcc达到了CPN。

与无CPN患者相比,CPN患者更常见为女性(27.1% vs 23.1%, p=.001),在LT等待名单上花费更多时间(9.4个月vs 8.7个月,p=.002), AFP中位数较低(6.0 ng/mL vs 7.0 ng/L, p<.001), LRT时MELD评分中位数较低(10.0vs 11.0, p<.001)。与无CPN的患者相比,CPN患者发生单个HCC的可能性也更大(80.0% vs 68.2%, p<.001),最大HCC的中位尺寸更小(1.0cm vs 1.3 cm, p<.001),总体HCC尺寸更小(1.0cm vs 1.3 cm, p<.001)。CPN患者经TACE行LRT占54.6%,热消融占29.6%,TARE占15.9%,而无CPN患者经TACE行LRT占74.1%,热消融占16.3%,TARE占9.6% (p<.001)。TACE患者的CPN率为18.5%(805/4352),热消融患者为35.8% (436/1217),TARE患者为33.6%(234/696)。

19941671061244283

当将单个移植中心作为随机因素时,预测CPN的多变量回归模型的结果如下表所示。外植体评估中较低CPN可能性的显著独立预测因素包括LRT中较高的MELD评分(OR: 0.97, 95% CI: 0.96-0.98;p<.001), AFP水平较高(OR: 0.82, 95% CI: 0.77-0.87;p<.001),并且,以单个HCC为参考,存在两个HCC (OR: 0.64, 95% CI: 0.54-0.76;p<.001)或3个hcc (or: 0.50, 95% CI: 0.36-0.69;p <措施)。此外,以TACE为参考,热消融(OR: 2.19, 95% CI: 1.86-2.57;p<.001)和TARE (OR: 1.92, 95% CI: 1.57-2.36;p<.001)是更大CPN可能性的显著独立预测因子。肝移植的等待时间、最大肝细胞癌的大小和肝细胞癌的总大小不是CPN发生可能性的显著独立预测因素(均p>.05)。自举分析得出了类似的结果。

16321671061244491

这项研究评估了一个全国样本,这些患者在单一类型的HCC测量≤3cm后接受了LT。只有23.5%的肝外植体表现出所有hcc的CPN。采用TACE进行LRT的患者(69.5%)多于热消融(19.4%)或TARE(11.1%)。然而,TACE的CPN率(18.5%)低于热消融(35.8%)或TARE(33.6%)。此外,热消融或TARE的LRT是CPN的显著独立预测因子。CPN的其他独立预测因素包括较低的AFP水平、较低的MELD评分、单个HCC和较大HCC的较小规模。不同移植中心的CPN率从0.0%到50.0%不等,在中心水平上,与热消融的使用率高于TACE显著相关。许多美国和欧洲的多中心研究都报道了在HCC接受肝移植前接受肝移植的患者,TACE的使用率高于热消融。

先前的另一项研究显示,美国学术医疗中心的CPN率(14-40%)存在差异。然而,这些多中心研究均未评估LRT类型与CPN率之间的相关性。许多研究报告了个别类型的LRT后的CPN率。例如,多个单中心研究显示,早期HCC消融治疗后CPN率较高(范围为64%-77%)[。其他单中心研究显示早期HCC TACE后CPN率较低(24-39%)。目前对来自美国许多移植中心的大量患者样本的分析加强了现有证据,支持在控制其他因素的情况下,通过热消融或TARE对≤3cm的HCC进行LRT的患者发生CPN的可能性增加。

总之,在美国,因肝细胞癌测量≤3 cm而接受肝移植的患者中,CPN的总体发生率较低。69.5%的患者通过TACE进行了LRT。对于LRT,热消融或TARE(而非TACE)与CPN的可能性增加显著独立相关。不同移植中心的CPN发生率差异很大,热消融使用率高于TARE使用率的中心有较高的CPN发生率。研究结果支持热消融或TARE在实现≤3 cm肝细胞癌CPN方面的潜在作用。